医院(医院)

“我能为您做些什么?”

一句亲切而简单的话语

能打破人与人之间的沉默

能缩短人与人之间的距离

尤其当身处病痛急需帮助时

就这么简单的一句

犹如雪中送炭

让患者感到多么温暖和舒心

前进中的医院

始终认为

患者的感受最重要

好的感受来自好的态度

始终秉承

服务中只做恒温计不做温度计

始终坚持

每一次接触病人都视为第一次

任何时候都踏踏实实做一个服务者

我们愿做那个最温暖的陌生人

给每一位患者带去希望和阳光

生死之间,那双粗糙的大手让我更坚定本期人物:唐文

“车祸外伤,快来急诊科参与联合抢救!!!”

放下急诊科的电话,胸外科值班的王医生立即拿起抢救设备大步冲向急诊科,同时向我“车祸外伤,考虑大范围肋骨骨折、血气胸!”

“维持生命体征、保持呼吸通畅、若考虑张力性血气胸,立即给予闭式引流,我马上到!”我立刻回应。

等我们冲到急诊科,患者已经严重呼吸困难,神志模糊,经过查体基本确定“多发肋骨骨折、胸壁软化、双肺撕裂、双侧大量血气胸”。

“怎么办,病人胸部受伤严重,人都快不行了,闭式引流做不做?”

对于这个问题,我的内心很是挣扎:

如果立即做胸腔闭式引流排气,虽然可以明显缓解气短的症状,可胸腔内的大量出血一经引流,血压进一步下降则会休克致死;

但如果不做闭式引流,那么患者严重呼吸困难也将进一步加重致死。

医院有成熟的急救和重症队伍,做闭式引流还有进一步抢救的希望,否则患者则无生还的机会。

“准备立即双侧闭式引流,护士注意血压变化并继续大量补液、ICU准备气管插管辅助呼吸,准备输血,赶紧联系手术室。”我们默契地配合着,等患者病情稍有平稳,在急诊科前往手术室途中安排完成术前检查,确诊:双侧肋骨多发骨折,双侧肺撕裂伤,随即由胸外科、急诊科、ICU组成的联合抢救小组立即将患者送到手术室。

患者推进手术室后,麻醉科在积极麻醉,我向患者家属告知病情:“目前患者病情危急,而且手术风险极大,我们会尽全力抢救。”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患者的丈夫,一个四十多岁、满脸疲惫的中年男人,因常年劳作的双手布满老茧及裂纹,他紧紧握着我的手,双眼饱含泪水:“大夫、救救我的老婆,我们还有孩子,求求你,一定要救救她。”说着说着,便突然跪在了我面前。

患者丈夫那双粗糙的大手,带给我极大的震撼——这是一双劳动者的手,就是靠着这双手,他才撑起了一个家,他不想让这个家散了。

粗糙的大手拉着我紧紧不放,我对他说:“我们会尽力!放心!”

等我再次进到手术室,患者麻醉尚未完成,但她的血压已下降到60/40mmHg,血氧饱和度60%,这是极度危险的信号。麻醉科张劬主任带领麻醉科医师及护理团队为患者紧急联系输血、补液,纠正低血容量休克,为患者手术安全,尽快更换双腔气管插管。但患者血压及血氧饱和度忽高忽低,最低时血压血氧都测不出来,这提示患者呼吸、循环功能明显不足,生命垂危。此时,极大的风险与挑战摆在我的面前:

也许开刀前患者一翻身,就会有气管出血窒息而死;

也许刀口切开还没来得及止血,患者便已经失血死亡;

也许开胸止血以后,肺脏严重损伤,呼吸衰竭也会死亡;

这么大的风险,患者家属能接受吗?

但一想到患者丈夫的双手,我默默下定决心,“做,尽全力拼了!”。

“张主任,请观察气管是否有血凝块,避免血凝块窒息;王医生,请继续联系血库充分备血;护士,请严密观察患者血压血氧及引流瓶出血量,我们准备开始手术。”

…………

随着一根一根血管止血、一道一道肺撕裂口的修补,患者血压逐渐恢复,血氧饱和度逐渐上升,六个小时手术顺利结束。

患者生命体征平稳,转入重症监护室继续治疗。

凌晨4点,我再次和患者的丈夫在手术室门口相见,他双目含泪,面带微笑,粗糙的那双手再次紧握着我,“谢谢大夫!”。暖暖的掌心,让我瞬间感觉到后背的汗水和酸胀的双腿已不重要,心里充满了幸福和成就感。

能挽救一个个生命、一个个家庭,作为医生,我骄傲!

作者/胸外科唐文

长按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白癜风怎样能治疗好吗
北京那个医院看白癜风看的好



转载请注明地址:http://www.ydjhn.com/zcmbyf/936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