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6岁的杨红

躺医院的ICU抢救室里,

仍然生死未卜。

图:受访者提供

9月20日晚上,在大连金州马家新村一家服装厂打工的杨红从工厂4楼的电梯井坠下,摔到1楼,身受重伤。被送医时,她全身多处肋骨骨折,重度颅脑损伤、多处脏器出血,一度生命垂危。

杨红的丈夫说,妻子当时是在工厂加班。而这部电梯是否存在安全隐患,为何会让人一脚踩空坠下,厂方至今未做答复。此外关于杨红的医药费,也大多是家属自行筹措的。在记者采访时厂方负责人则表示:“这事还在处理,什么都不方便说”。

打工女电梯井口一脚踩空

从4楼摔到1楼

医院的ICU重症监护室外,杨红的丈夫老薛还在等着妻子。“我相信她肯定能出来。我们的日子还要继续过下去呢。”

46岁的杨红在金州区马家新村一家服装厂打工。“9月20日她在厂里加班。当天晚上我接到通知,说她出事了。”老薛告诉记者,医院,见到了已经昏迷不醒的妻子。

老薛说,他从厂里得知,当时妻子从车间出门拿加工服装的材料。“车间在4楼,她出门后走到了一部电梯门口,不知怎么一脚踩空,从4楼直接摔到了1楼!”

老薛说,杨红才到这家服装厂工作没多久,对厂里的情况并不是很熟悉。“这部电梯为什么会轿厢悬空,电梯门又是怎么打开的,她为什么会踩空掉下去?这些问题现在我都没搞清楚。”老薛认为,对此事故厂方应该承担责任。

重伤垂危还在抢救

医药费成难题

因为伤势过于严重,医院医院抢救,随后又被转入大连市四院,并被送入ICU重症监护病房。

医院方面了解到,杨红入院后,被诊断为脑挫裂伤、重度颅脑损伤、多发肋骨骨折、血气胸、脊柱、胸椎、腰椎、肩胛骨多处骨折,双侧肺部等多脏器损伤,失血性贫血。据工厂陪护人员描述,从该厂4楼到1楼,垂直高度达到16米。

“病人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。”四院ICU主任王明珠告诉记者。老薛则表示,眼下他想救妻子,最大的障碍是医药费。“从入院至今已经花了近20万,这些钱都是我东拼西凑借来的。而厂里从出事至今,只拿了2万多元。”老薛说,他几次试图和厂方协商医药费问题,但一直没有得到回应。

记者随后联系上这家服装厂老板,试图了解电梯是否存在故障、医药费如何解决等问题。他在得知记者来意后表示,此事还在进行协商解决。“这些问题都涉及到后期处理,我什么都不方便说。”随后他挂断电话,再不接听。

推荐阅读

注意!橙色预警启动时此类车单双号限行

刚去世的妻子



转载请注明地址:http://www.ydjhn.com/zcmbjc/9452.html